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315点中文网 >> 地球赎回中 >> 第 172 章

宁不问对此很是好奇, 可是病历本上并没有写明多少东西, 只有最基本的而已。

“宁先生, 您看起来脸色有些不太好。”李医生很快就带着就诊记录过来了,“这是您的就诊记录, 您看一下。”

“没事,我只是刚醒来,有些精神恍惚。”宁不问淡淡的回了一句, 然后将就诊记录拿了过来。

就诊记录一共有十三次,差不多一个星期一次。

“因为宁先生您是三个月前才来我这里的,所以我的记录只有这么多。”李医生在边上说道, “这三个月,我一直在为您催眠, 但是收效甚微。宁先生, 您是一个很独特的病人,但是您的心防也很重。如果您真的想要治好的话, 建议您可以对我更加敞开心扉一些。”

敞开心扉?

宁不问心里笑了笑, 对此不屑一顾。他若是敞开心扉,被人知道自己失忆了, 岂不是将自己送上绝路?

“看样子,你的水平也没有传闻里的那么高。”宁不问故意如此说道。

李医生的脸色有些发红, 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宁先生, 当初老师推荐您到我这里来就诊, 就将您的情况和我简单说过一下。不瞒您说, 您这样的症状对我来说也是第一次见。这治病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想……”

“我就这么一说。”宁不问看着他说道,“放心,李医生,我应该还会来找你的。”

李医生有些局促,不过宁不问已经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

他怕自己待的时间久了,会被看出点什么东西来。

宁不问从李医生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他试着输入李一的名字和职业,看能否从网上查出点什么东西来。

很快,宁不问就查出来了。

因为输入“李一 心理医生”之后,跳出来的第一个就是他。

下面是李一获得的各种奖项,还有常常的描述。

而这个关键词的链接,则是“李一 预约费用”,跳出来了一个五位数的数字,还是按照小时算。

这个价格?

宁不问微微挑眉。

就算他现在失忆了,也能知道这个价格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负担得起的。

而且以他的就诊记录来看,他可不是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买,而是一天半天的买。这个费用,恐怕已经足够普通人买套房了。

事实上,宁不问远远不是一个赌场人员这么简单。

因为从心理医生的诊所里出去之后,宁不问就看见外面停着好几辆豪车,各种美男保镖严阵以待,等到宁不问前脚踏出,后脚这些美男保镖们就齐刷刷的朝着宁不问行礼,“老板好。”

宁不问被他们的架势给吓了一跳。

他们口中的“老板”是在叫我?

宁不问试着往前走了一步,这些美男保镖的目光也跟着挪了挪。

的确是在叫他。

他们将车开到了宁不问跟前,还为他打开了车门。

这些保镖的颜值,出道做明星都够了,现在这么齐刷刷的穿着黑色制服站在他面前,就算这些人不太符合宁不问的审美标准,也不得不承认实在赏心悦目的很。

最重要的是,他对这些保镖的脸,或多或少都还有些印象。

这是我脑中残存的记忆么?

宁不问心里狐疑,面上却半点没露,还是直接进去了车里。

“老板,在您就诊的这一天里,有好几股势力想要趁机打探您的行踪,其中包括安不理、文多多、所罗门……”车里还坐着一个秘书模样的人,在宁不问上车之后,就拿出一台笔记本电脑,一板一眼的说着一些叫宁不问熟悉的名字。

这些人的名字我很熟悉啊。

宁不问心里隐隐生出这个想法来,但他并没有打断这个秘书的说话。

他现在对于自己的身份还有别人的身份都不熟悉,但是直觉告诉他,被人发现这一点的话他恐怕讨不了好。因此,他只能通过周围人的反应还有一些记录来拼凑出真相。

秘书说了很长一段,看得出来是个格外细致认真的人,不该问的不会多问,不该说的也不会多说。一些事情他不确定的,就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复述出来,这倒是省了宁不问很多事情。

从秘书的话里,宁不问可以知道,刚才那些熟悉的名字,全部都是他的老朋友兼老对手。

后面的身份更居多一点。

这个城市的支柱性产业就是赌博和旅游。

而作为目前最大的一家赌场的老大,宁不问的地位自然受到了很多人的觊觎。刚才秘书口中的文多多也好,所罗门也好,基本也都是其他赌场的老大,一直想要抢夺他龙头老大的位置。不过,平时他们也会有很多的利益牵扯,没事也会一起喝喝酒打打球,称得上相识多年。

“不用理他们,我只是惯例就诊,在诊所里休息了一会儿。”宁不问还是在秘书的等待之中给出了回答,“越是表现的紧张,他们就越是好奇,他们要打探就随他们去吧,不用过多理会。”

“是。”秘书点点头。

等到他们报告完了,司机才见缝插针的问了一句,“老板,我们去哪儿?”

“老地方。”宁不问只给出了这么一个回答,然后闭上眼睛靠着椅子休息了,似乎很是疲累一般。

司机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启动了车子准备出发了。

宁不问当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只能交给司机自己判断。“老地方”里也许会有一些自己熟悉的人或者事,能够叫让自己想起更多的东西呢?

车平稳的开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停到了一栋豪华别墅前。

“老板,程先生的地方到了。”司机恭恭敬敬的说道,“刚才已经请程先生准备过了。”

虽然话语很平静,不过宁不问还是听出了司机口中的暧昧之意。

看样子,自己是被带到自己的“小情人”的地界了,而且听内容小情人还是一个男的?

宁不问不由的沉默了一会儿。

自己喜欢的类型应该是那种温和无害的美人。

宁不问忍不住如此想到。

“老板,我好想你。”

宁不问刚从车上下来,就被一个少年直接扑了个满怀。

这少年大约比他矮半个头,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头发有些卷,皮肤白白嫩嫩。然而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宁不问就被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给迷住了。

他真好看!

宁不问心里生出浓浓的喜色。

这个人仿佛是按照他审美标准长的一样,漂亮的叫宁不问一时间都忘记给出反应了。

“小程先生。”司机和秘书看见少年,喊了一声。

恩?

小程先生?

之前好像没有加个“小”字吧,难不成还有一个“大程先生”?

事实证明,宁不问的猜测是正确的。

除了面前这个小程先生之外,还有一个大程先生。

“你们真讨厌,每一次都喊我叫小程先生,就不能喊我程先生么?”少年微微鼓起脸颊,似乎有些不开心,“算了,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是过来找我哥的,我哥正在看书呢。”

司机和秘书两个人都笑了笑。

“小程先生,那请您带着老板去见程先生吧,我们这就离开了。”秘书一本正经的说道。

“拜拜。”少年爽快的挥手。

宁不问转头看去,发现司机和秘书的确都离开了,不过另一辆车上的美男保镖们倒是一个个都下车了,然后很快分布在了这栋别墅的周围。

“走吧,老板,我带你去见我哥。”少年挽着宁不问的手说道,“老板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么?我可比我哥讨人喜欢多了。”

额……

宁不问陷入了纠结之中。

平心而论,这个少年的确是他喜欢的样子,不过既然这个少年的哥哥才是自己的“情人”,自己要是胡说八道说不定会被认出来。

还是少说为妙。

宁不问不答话了。

不过少年似乎也已经习惯了,“老板真贼,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就不说话了。”

应该是我在失忆之前也没有办法回答吧,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啊?他又不是贪得无厌。要是将兄弟两个都收了,想想就会叫人头疼。

这个弟弟带着宁不问一路走到了别墅的二楼,然后到了一间书房前,敲了敲门,“哥,宁老板过来了。”

很快,门就打开了。

宁不问下意识的朝着门内看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和少年十分相似却显得更加成熟的一张脸。

宁不问当即不会动了。

如果说他看见少年的容貌的时候,还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那么在看见这个人之后,宁不问立刻就相信对方是自己的“情人”了。

因为这一个,绝对是属于我在大街上见到都会死皮赖脸的上去要号码的那种。

怪不得我在“失忆”之前面对小程的各种勾引都不动心,原来是有个正牌的在这里?

虽然兄弟两人的模样差不多,但气质上面的差别就犹如云泥之别了。

小程的开朗活泼是很讨人喜欢,不过相对来说,宁不问肯定还是更加喜欢大程的稳重严肃。

“进来吧。”这位程先生朝着宁不问微微颔首,然后将少年挡在了外面,“你的作业还没有做完,快去。”

“哥哥真讨厌。”少年有些生气的将宁不问往门内一推,不情不愿的走了。

宁不问刚好被推到这个大程先生的怀里。

咦,我居然还比我的情人矮一点?

宁不问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这一点。

刚才只顾着看脸了,哪里还关注这些?现在倒是反应过来了。

“看样子,你又忘了我。”大程低头看了宁不问一眼,随手将门给关上,然后扶着宁不问到沙发上坐下,熟练的从抽屉上拿出一本记事本来,“你自己看看吧。”

“啊?”宁不问还是一头雾水,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着这个大程的眼神也变得警惕起来,“你知道我失忆了?”

“你不是失忆,是生病。”大程叹了口气,“你肯定也忘记我叫什么了。我叫程欲,我弟弟叫程雪,你叫宁不问,是赌场老板。”

“你得了一种奇怪的病,只能记住七天之内的事情。”大程似乎已经解释过很多遍,现在再说一遍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你为了怕自己忘记,每一次就将自己记得的事情写下来,让我交给七天后的你看。”

宁不问摸着这本厚厚的笔记本,打开一看,的确是自己的字迹没有错。

“你慢慢看吧,如果觉得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一抽屉,都是你之前写的。你得这个病,差不多有三年时间了,但是你一直隐瞒的很好。为了防止别人知道,你都是手写,没有做任何电子记录。”程欲伸了个懒腰,有些不耐烦,“有什么问题的话,我知道的都会帮你解答的。”

宁不问将信将疑,打开了笔记本,就着上面的内容慢慢看了起来。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我的确是生病了,程欲并没有骗我。今天,我约了在脑科方面享誉全球的专家来为我看病,但是没有检查出什么东西来。专家说,人家的大脑结构太精密了,就算是现有的科技水平,也不能完全将人类的大脑解密出来。”

“今天,我见到了自己的老朋友兼老对手文多多,他对我挑衅了一番,我没有理他。我已经弄明白了我接下来要完成的赌场工作和下一步的工作计划,我将计划写在后面,当‘我’再一次过来看见的时候,按照上面的做就好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一点东西,我总是将目光放在赌场的骰子上。我一口气给自己买了几箱各种各样的骰子,但似乎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一颗,真奇怪。”

“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明天这个时候又会失忆了。我已经来回换了七八个心理医生,确定这些心理医生都没有问题。可我却总是被一种未知的恐惧笼罩。我找不到这个恐惧的源头在哪里,我希望‘我’在看见这段话的时候可以继续去查,有些路线我已经查完了,还有些没查完的我将它写在了后面……”

宁不问一口气看完了好几本的笔记本记录。

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也写明了保镖团和秘书司机的名字和事迹。那些他失去的记忆,以这样一种文字的形式直接表现了出来。

虽然仍旧不能叫宁不问彻底相信,但起码能够让他相信个九成。因为这上面写的笔记,还有上面的思路和想法,都和他现在的状态是符合的。

也就是说,除去“自己”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人能够将心思写到这个程度。

当然,每一个七天笔记的后面,都有一段话,说“只有一个人是可信的,就是程欲。”

“你……你掌握了我的把柄,我又这么有钱,你完全可以过你想要的生活。”宁不问看完笔记之后,忍不住看着程欲问道。

在笔记里很清楚的写明,他和程欲目前还不是夫夫关系,而是普通的情人关系。

他比程欲还要小两岁,是“他”趁人之危,在程欲家里破产的时候,帮程欲还完债,还帮他抚养弟弟,条件就是让程欲成为他的情人。

这样的关系维持到现在,差不多已经三年了。

而他得病的时间,则差不多是两年半。

“你好像每一次回来都要问一次。”程欲有些无奈了,“好吧,是我舍不得你。你并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情,相反帮了我很多,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的病情,要是我走了,你怎么办?”

宁不问的嘴角不自觉的翘了起来,“你这么聪明,完全可以取代我成为老板啊。”

“我喜欢你,行了吧,你烦不烦?”程欲皱眉道,“你再不治好你的病,我说不定真的要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程欲摆出这样的臭脸的时候,宁不问觉得安心了不少。

果然,我和他的关系是真的很亲密。

宁不问更加确信这一点了。

“好吧,我还有点别的事情想要知道。”宁不问赶紧将这些旖旎的心思收回来,换了个问题,“我看了笔记,好像我在每一次的第七天都会变得很焦躁,是真的么?”

“是真的。”程欲知道这个问题比较重要,态度也正经了起来,“你好像在惧怕什么东西。而且在第七天的时候,你试着重新进入深度催眠之中,想要刺激自己看能不能想起一些新的事情,但是说出来的话很奇怪。”

“哪里奇怪?”宁不问赶紧问道。

“你说,你想要到达第八天。”程欲肯定的说道,“医生说,这是因为你知道自己只有七天的记忆,想要治好自己的病,才会对第八天念念不忘。”

“是这样么?”宁不问觉得这个解释有点奇怪,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奇怪。

可是想要到达这八天这一点,宁不问能够感受得到。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程欲刚说出口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就是自己一直想要追寻的东西。

可是,要到达第八天,我却只有七天的记忆,这要怎么才能做得到呢?

宁不问想不明白,干脆就先不想了。

既然自己已经得病这么久,那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既来之则安之。

“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宁不问将笔记本合上,好奇的看着程欲。

“看你想要做什么了?”程欲脸上带笑,看着宁不问的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意味,“我是你的情人,这里是我们的房间,我们要做什么还用说么?”

宁不问陡然而惊。

这……这……这不太好吧。

宁不问的脸顿时红了。

虽然他们现在的确看上去是情人关系,该做肯定也都做了(放着这么一个大美人不吃肯定是有问题),不过现在他什么都忘记了,突然又要和一个陌生人滚床单,还是有点心理障碍的。

怎么说呢,正因为程欲长的太符合宁不问的审美了,对他来说是终极大餐。

在吃这种大餐之前,难道不应该先沐浴焚香,做好各种准备,然后挑一个天气晴朗的吉利日子才正式开吃吗?

宁不问就是这样的个性,他喜欢将最好的东西留到最后。

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后还是色心占据了上风。

“那需要我先去洗个澡么,或……或者一起洗也不是不可以。”宁不问一边说,一边悄咪咪的去偷看。

心里有点小期待。

“你打地铺吧。”程欲深深的看了宁不问一眼,“看来你也不是每一次都做同样的反应。”

“嗯?”

“从你得病到现在,我的邀请已经有很多次,但是你答应的次数寥寥无几,这么主动来问我的时候更是第一次。”程欲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真的没有恢复记忆么?”

以前的我这么怂的么?

宁不问惊讶了起来。

卧槽,以前的我是不是有病啊?这么一个美人对你发出邀请,不答应简直是暴殄天物好么?

不,也许正因为以前的自己出于害羞或者想要留到最后等等心理错过了,导致一直心有遗憾,然后这种遗憾的心情积累到现在,已经想要爆发了也说不定。

宁不问如此安慰自己,实在不想承认那个怂怂的人会是自己。

“真的没有恢复记忆。”宁不问敢打包票,“结果我还是要打地铺么?”

“你也可以和我一起睡,我又不介意。”程欲笑道,“我只是给你这么一个选择而已。和我睡也好,免得到时候我弟弟又要偷偷溜进来。”

……所以你弟弟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话说回来,你们兄弟两个长这么像,还一直勾引我,真的没有问题么?

宁不问有些怀疑起自己的人品来。

他应该不是这么花心的吧。

虽然这也不是一个坏选择,因为他毕竟看上去很有钱的样子。

“我还是和你一起睡吧。”宁不问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保证就纯聊天,肯定不会做什么。”

当然,到时候聊天聊得开心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做点别的什么。

都什么年代,纯盖棉被聊天这种事,说出去连小孩子都不会信的。

宁不问对自己的自制力很有信心。

嗯,到时候一定会支撑不住举手投降的。

“哦——”程欲拉长了声音,没有反对,“好,那我先去洗澡。”

宁不问有点暗搓搓的想要跟着一起进去洗,无奈话还没有说出口,程欲已经抢先一步离开了,让宁不问有些失落。

哎,其实鸳鸯浴也很有情调啊。

※※※※※※※※※※※※※※※※※※※※

(*^▽^*),如果没有大和谐的话,也许我能写一点鸳鸯浴,现在嘛。大家懂的~~~

感谢在2019-11-20 14:00:41~2019-11-21 13:55:5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生日快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霞、85只兔兔、之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ola、啦啦啦(≧▽≦) 60瓶;ann 30瓶;哦吼(*`▽?*)、大饼、YB、待鸿归、Anty、五三 10瓶;梧桐 8瓶;22486738 5瓶;0101、楠迟、九望、序列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地球赎回中请大家收藏:(www.315dzw.com)地球赎回中315点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地球赎回中最新章节 - 地球赎回中全文阅读 - 地球赎回中txt下载 - 青丘千夜的全部小说 - 地球赎回中 315点中文网

猜你喜欢: 诡婳之说凶案现场直播天地无用花重锦官城犯罪心理死亡万花筒光暗之匣破云天命新娘游戏,在线直播以契为证超感应假说书楼诡狸特别调查组[刑侦]凶案调查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罪爱安格尔·暗夜篇天师被迫成名的小说家青行灯丧病大学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地球赎回中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给她讲的99个故事亲爱的弗洛伊德
完本推荐: 娘子万安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上位[娱乐圈]全文阅读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洪荒之射日全文阅读一品驸马爷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天骄无双全文阅读英雄信条全文阅读我和男主是死对头全文阅读凤平调全文阅读禁区之雄全文阅读月待圆时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全文阅读神医重生厨娘子全文阅读农夫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之开局获得混沌神考十方武圣清穿之孝仪纯皇后妖女哪里逃弃宇宙在超神学院的王者荣耀仙宫从零开始的富豪人生不灭战神道祖,我来自地球全球神祇之无限选择捡回来的幼崽全是反派诡秘:从阅读者开始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绝代神主原来我是道祖绑定天才就变强纳米崛起芝加哥1990快穿之养老攻略抽卡无涯,日赚十亿浮槎神道丹尊天生女主命[快穿]龙图案卷集·续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穿成气运之子的亲妹妹快穿之登高临下大主宰之天帝传绝世名伶系统

地球赎回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球赎回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球赎回中txt下载手机版 - 青丘千夜的全部小说 - 地球赎回中 315点中文网移动版 - 315点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