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315点中文网 >> 地球赎回中 >> 第 89 章

几个人扛着工具, 来到这片土地上, 看着这土地上的各色垃圾, 有些迟疑。

这种地方,真的会有财宝么?

“相信我。”一个大汉说道, “那个喝醉的人是个猎魔人,之前就帮着庄园夫人除过灵,因此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他自己不来?”

“这是因为他喝醉了吧, 而且猎魔人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比起金银财宝来更加喜欢狩猎那些非人类。”

“还是快点吧,之前听见他说话的不止只有我们,我们早点将这些垃圾除掉,将财宝挖出来才是正事。”

“好, 我们开工。”

……

区区几个人自然是不能将这片土地翻一遍的, 何况这片土地上还有一个邪灵在。

宁不问悄悄的跟在这些人的身后,除去要看他们“劳动”之外,也是为了保护他们。

哎,他们可是第一天的活招牌,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情怎么吸引后续的人进来?

为此, 宁不问还特意将用剩下的积蓄跑到一个古董商那里买了一条金项链, 然后藏在了垃圾堆的下面。

嗯,第一天嘛, 总要给点甜头给他们吃, 才能让他们相信这片土地里是真的有传宝的传言。

少女邪灵原本见到有这么几个壮汉前来她的领域骚扰她, 是想要动手给这些不知好歹的人一些教训的。

只是还没有动手,就先被宁不问给拉了仇恨。

之前打伤她的,就是这个半吊子的猎魔人,他居然还活得好好的?

有宁不问这么一个“大火力”在,这些挖土的壮汉也就感觉到有些冷,别的就没啥感觉了。

宁不问的身手可比原身好多了。

如果不求消灭这个女邪灵,只是简单的躲避的话,并不难做到。

这个少女邪灵并不算太厉害,宁不问要是愿意,拿出一张道具卡就能打散她的神智。但考虑到自己要完美扮演一个半吊子的猎魔人,就只能躲了。

小半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壮汉们在清走一堆垃圾之后,终于挖到了一条金项链,顿时开心起来。

“居然真的有财宝!”

“现在我们只是挖了小半夜就挖到了一条项链,要是继续挖下去,一定能发大财!”

“对啊大哥!”

“很晚了,我们回去休息休息,明天继续来挖,记住,不许告诉别人,知道么?”壮汉倒是很想继续挖下去,无奈体力不允许,为了不累死在这里,只好先压下贪念,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再说。

“不好意思,不陪你玩了。”宁不问在看见那些人走了之后,也不愿意再和少女邪灵纠缠而去,而是爽快的遁走。

接下来,就是看好戏的时候了。

壮汉们自以为自己隐蔽的很好,殊不知他们的行为都落到了有心人眼中。

尤其在第二天中午他们偷偷摸摸的跑到一个商人那里将金项链换了二十枚银币之后,就更是引发了一阵骚动。

“居然真的有财宝?”

“不行,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

“嘘,别这么大声,就我们几个悄悄去,不要惊动旁人。”

“是,是。”

“你说的对。”

大家都是这么想的。

宁不问摸着小新的狗头,笑的很大声。

不好意思,他赶时间,这么大的一个消息,可不能就被这么区区十几个人知道。

毕竟那块地那么大呢,在这个农业落后,工具也不行,只能依靠人力耕地的时代,就这么十几个人,怕是不够用。

宁不问想了想,牵着狗又去了另一家酒馆。

嗝——

连打嗝都是一嘴的酒气。

宁不问摸摸自己的肚子,十分庆幸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不然这么喝不得喝出酒肚子来?

消息,在某些人不知道的角落散播了出去。

宁不问挑的对象也都是选择过的,基本都是有点脑子但是没啥钱的农户,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被他散布的消息打动,才会有这个时间和胆子过来挖宝。

毕竟一箱财宝能够吸引到的人也有限。有钱的人看不上,那些猎魔人或者教堂里的人也不至于为了这么一点东西就来这片土地上看。

但是,这些农户们的体力和经验正是宁不问所需要的。

而他付出的,不过是二十个银币买的一条金项链。

要是用来雇佣人,这些钱是不够的,而且还会容易暴露消息,哪里会和这些人一般,还会主动隐瞒消息,在深更半夜的来挖呢?

于是,等到夜晚时间一到,好几拨扛着工具的壮汉们都相遇了。

尴尬。

面面相觑。

要不是因为这个地方不是他们所有,而是归庄园夫人所有,他们都想要打一架了。

可是不能打。

他们只是普通的农户,若是得罪了这附近的庄园主,他们全家都要跟着吃苦。

穷人也有穷人的生存法则。

几个为首的壮汉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迅速安定了自己带来的兄弟们的心,决定一拨人管一块地。

这块土地不小,哪怕他们是经验丰富的农户也需要费上两三天的时间才能将土地全部都挖一遍。

因此将人赶走,也只会引来更多的人而已。

“我们一人分一块地,到时候谁挖到了财宝就拿一半出来,剩下的一半都归挖到财宝的那一方。”

他们这差不多来了四拨人,哪一拨都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与其拼个你死我活,倒不如一起齐心协力将这块土地翻一遍。

这么一来,挖到财宝的那拨人虽然不能独吞,但也能拿到一半,其他人也能拿到一点东西,不至于见财起意直接动手。

因此,这些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

挖!

先挖到财宝再说!

于是,这些壮汉都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宁不问在一旁看着这些家伙卖力的翻地,心情很是舒爽。

少女邪灵那装着一腔怒火的眸子几乎灼热的将宁不问身上烧出几个洞来。

任谁在睡觉的时候被这么一帮子大汉吵醒之后脾气都不会好吧。

而且这不是几个人,是一大堆人!

少女邪灵若是本事大一点,大可以将这些大汉都给收拾一番让他们滚蛋。

可是她之前就受了伤,还没有好,而且本事也很一般,就是一个刚刚有点本事的小邪灵。

虽然东西方的神鬼概念不同,但面对这么多年轻力壮的男人,少女邪灵别说是去伤害他们了,想要靠近都做不到。

通俗点说,就是阳气太重。

少女邪灵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这些大汉团团围住了。

不错,那个垃圾堆就是她睡觉的地方,但是那下面被宁不问故意埋了一条金项链,现在的那些农户都是以垃圾场为中心朝着四个方向挖的。

也就是说,少女邪灵被困在中间,根本动弹不得。

所以她能够做的,也就是尝试用眼神杀死宁不问而已。

但宁不问会是怕这种眼刀的人么?当然不是。

不过说起来,原身可真是废啊。

这个少女邪灵是真的弱,这居然还能让原身送了命?可见这个猎魔人的水平是真的次。

大汉们因为有其他竞争对手在,不像之前一样挖到小半夜就挖不动了。

他们开始轮休,保证总有一拨人在继续挖。

今天就来了四拨人,要是今天挖不完明天说不定还要增加更多的人,因此,就算精疲力尽他们也一定要将财宝给挖出来。

这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可真是横贯中西古今的至理名言。

始作俑者的某人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他不过是给了一点引子,火烧成什么样子都是别人的选择,他可没有逼迫。

“真的有财宝么?我们几乎都挖完了。”到了半夜,一个劳累至极的男人忍不住发出了质问。

“也许是藏得深?只是翻翻土肯定挖不到。”

“之前已经有人挖到了。”

“对,这一定有财宝。”

……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宁不问再去给他们吃定心丸了。费了这么大功夫,又浪费了这么长时间,要是就这么铩羽而归,这四拨人的首领的面子还往哪里搁?

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为了钱财聚集在一起,都不是什么良善人。若是白白做了大半夜的苦力却什么都没有捞到,他们自己心里那关就过不去。

这便是“沉没成本”。

宁不问打了个哈欠,昏昏欲睡。

好想送这些人去东方看看,学学人家用牛犁地什么的啊。单纯的人力想要挖完这片土地,真的还挺艰难。

大约挖到夜晚三点左右。

原本一点事情都没有出的队伍们开始有了点不一样的气氛。

“咚。”一个大汉在挖地的时候,突然挖到了什么硬东西,手被震的发麻。

“这下面有东西!”这个大汉脸色的疲惫之色立刻被惊喜所取代,“这一定就是宝箱了!”

“真的么真的么?”

“快过来。”

“等等,我们也一起来帮忙挖!”

眼看着挖到宝箱在即,其他三波人也顾不得什么了,赶紧过来分上一杯羹才是硬道理。

在财报面前,这些人达成了一致。

宁不问也来了精神,静静的趴在一旁看着这些人的动作。

还真的挖出来了?

宁不问立刻将视线转移到了那个少女邪灵身上。

如果这些人挖的是某个足以让她成为邪灵的物品的话,她应该是会有一些反应的。

果不其然,宁不问发现那个少女邪灵害怕的逃了。

不错,是逃了。

她甚至放弃了这块土地,拼着灵体受损也要逃。

像她这种因为某样物品而变身成为邪灵的类型,往往是最弱的,一旦离开形成邪灵的土地,就会变得格外虚弱。

趁她病要她命!

宁不问对一个少女邪灵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拍拍小新的狗头,小新就跟着宁不问一起朝着那个少女邪灵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站住。”宁不问从怀里掏出一个十字架,这个还是他从乔希神父的教堂里偷来的。

当然,这个具有一点法力的十字架可不是乔希神父的,而是乔希神父的上一任神父留下来的。因为有这么一点微薄法力,被乔希藏得很紧。

可宁不问是什么人?偷个东西而已,神不知鬼不觉的完全可以做到。

这个十字架在平时自然不能对少女邪灵产生多大的影响,但是在现在,却足以让她瑟瑟发抖。

“说,哪里有什么?”宁不问手里握着十字架,和小新一前一后,将少女邪灵给困住,“不说的话,我就灭了你。”

十字架在夜晚发出淡淡的微光,靠近少女邪灵的时候,她的嗓子里出现一种类似被焚烧的哀嚎来。

“别,别将它靠近我。”少女邪灵没有想到这个猎魔人居然会在这个关头追过来?

“呵呵。”宁不问又上前了两步,“你说还是不说?说了的话我考虑放过你。”

“我真的不知道。”少女邪灵生前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死后虽然有点能力但也只是一般的邪灵罢了,“我只是觉得很危险,很危险。”

危险的让她宁愿重伤也要离开这块孕育她的土地!

这种危机感,从未有过。

“你是怎么变成邪灵的?”宁不问见这个少女邪灵不像说谎的样子,只好换了一个问题。

“我记得那天,下雨了,我的肚子很痛,孩子生不出来。我一直流血,一直流血,然后就死了。”少女邪灵想起死前的事情,面色狰狞,“等我再次醒来,这里就成了庄园夫人的土地。”

宁不问又问了几个问题,还是一无所获。

“我真的不知道。”少女邪灵苦苦哀求,“拜托你,放过我,我保证不会再来伤害你。”

“哦。”宁不问点点头,“行,那你走吧,我说了你回答问题我就放过你的。”

“真,真的么?”少女邪灵惊喜了起来,“那你先离开,我才相信你。”

“成。”宁不问后退了两步,“我答应你的事情……”

话还未说完。

少女邪灵的身躯忽然变大,朝着宁不问的头部袭击了过来。

她如今重伤,需要补充人类的血肉才能逃得更远。

方才的十字架已经没有多少光亮了,完全可以趁着现在拼一把。

人类,可真是好骗啊。

少女邪灵脸上带出了一点笑容。

“汪!”

伴随着一声狗叫,小新敏捷的宛如一条猎犬,眨眼间就扑了上去,咔擦一声将少女邪灵的身躯咬断。

“啊——”少女邪灵发出绝望的呐喊。

“虽然我答应要放过你,可我的狗可没答应。”宁不问微笑着看着即将魂飞魄散的少女邪灵,笑的克制又内敛,“是不是觉得很痛啊?虽然我这条狗是假冒伪劣黑犬,可这不意味着我找不到真正的黑狗血,你说对不对?”

小新的牙齿上,几乎涂满黑狗血和圣水的混合物。

出其不意的攻击,才能解决掉这个少女邪灵。

从一开始,宁不问就没有想过要放了她。

他现在的身份可是“猎魔人”,自然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

弱小的邪灵果然都不太会动脑子,瞧瞧,她的每一步都被宁不问给算的死死的。

“干得不错。”宁不问捏捏小新的耳朵,“你的动作比以前敏捷快速多了,果然跟着小白在一起,也是能学一点东西的。”

小新的声音顿时低了下去。

显然,它很怕自己的媳妇。

狗生堪忧啊。

宁不问十分悲痛的想到。

再说大汉们那边。

他们原本想着一箱财宝能有多少,随便挖一下不就挖出来了?而是等到真正开始挖了之后,才发现这个箱子比他们想象的要大得多了。

顿时,他们仿佛都看见了那被无数的金银财宝围绕着的未来。

挖。

挖。

挖!

这些人想要被什么蛊惑了一般,不顾已经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挖了下去,脸上都带着叫人心惊肉跳的狂热。

宁不问在边上看着,几乎不敢靠近。

不对劲。

这些人的神态有些太过于兴奋了。

宁不问直觉有些不对。

他下意识的想要投一下骰子占卜一下,但又想到之前在列车上发生的变异,又将它收了起来。

不到关键时候,他是一点都不想用骰子的。

万一又来个变异,他怕是真的自己找死了。

宁不问缓缓后退了一步。

他的视力很好,即使后退了,也能看得见那些大汉们在挖什么。

很快,这个巨大的箱子露出了冰山一角。

黑色的箱子,上面似乎还有点复杂的花纹。

这是……

棺材!

宁不问立刻回想起了在文多多家里过夜的时候,文多多房间的那一个棺材。

似乎就是这个样子。

少女邪灵说,她死之前一直在留血,还下了雨。

雨水和血水若是融汇在一起,渗透到地下,可能就会唤醒某个不应该存在的非人类种族。

吸血鬼!

宁不问从来不敢小看自己的直觉。

他一把抱起身边的小新,开始迅速的往大路上跑。

原身这么一个半吊子猎魔人,连个少女邪灵都要好一番算计才能弄得死,何况对上一只吸血鬼?

文多多有给宁不问普及过棺材的不同。

吸血鬼是个很重视等级的种族,因此不同爵位的吸血鬼的棺材也要不一样。比如花纹这个,就一定需要有爵位的吸血鬼才能用。而棺材上面是那种倒十字架的,就证明是个相当牛逼的吸血鬼了,少说也是侯爵。

宁不问虽然只看了一眼,但这个棺材上有花纹,是个厉害的吸血鬼这一点跑不了。

他留下的话,要么被吸血鬼咬,运气好一点可能能留下一条命;运气不好的话,就只能用道具卡打败吸血鬼然后被其他玩家发现?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结果。

宁不问的脑子转的飞快,逃跑的速度也很快。

这什么见鬼的运气?

我只是想要拿一个驱魔材料做个驱魔道具而已,为什么会挖出一个吸血鬼来?

这是个人本,他没有带着文多多一起来啊!

宁不问在心里疯狂吐槽。

好不容易轮到文多多可以有用一回,可他居然不在?

宁不问的两条腿速度是很快,逃跑的时候就更快,可架不住追他的吸血鬼会飞啊。

当大汉们将整个棺材挖出来的时候,棺材的盖子自动打开了。

这个被埋在地下多年的吸血鬼,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刻瞬间就闻见了属于猎魔人的恶臭味。

呵。

既然他重见天日,就用猎魔人的血来为他庆祝吧。

吸血鬼亮出獠牙,血气翻涌,那些大汉们立刻就一个个晕倒了过去。

本来就是被蛊惑的,他们的体力早就透支了。

这些农户的血,又浑浊又难喝,自认为有品位的吸血鬼都是不会想要喝的。

猎魔人的血,可比这些人要甜美的多。

吸血鬼拍打着翅膀,如箭一般就朝着宁不问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小新的速度要比宁不问快太多了,在这个时候却特意放慢了速度在宁不问面前领路。

中世纪的小路,错综复杂不说,还处处都有障碍物。

小新带着宁不问一路奔逃,连宁不问也来不及回想自己到底是跑到了什么地方去。

这种时候,只能相信一下小新的运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相信它了。

“猎魔人。”吸血鬼的声音仿佛就在耳朵后面响起,他像是猫逗老鼠一般,一边追赶,一边攻击,明明可以直接杀掉他,却一直在边上不紧不慢的追赶。

宁不问的身体上瞬间多了好几道伤痕,不断的流血。

“真香。”吸血鬼忍不住尝了尝,“虽然你的血比不上那些少女,但猎魔人这个身份足够叫我兴奋。”

对于一个饿了很多年的吸血鬼来说,如此充满活力的血液,简直比得上蜜糖。

宁不问咬咬牙,还是忍住了没有动用道具卡。

再等等。

小新带着他已经跑了好一段距离,没有去城镇,反而去了城镇出口的方向。

这个时间点,就算去了城镇,路上也不会有什么人,而且还容易自寻死路,回城镇绝对不是好主意!

“跑吧跑吧。”吸血鬼在后面疯狂的大笑,“当你的血液沸腾到极致,就是最可口的时候。”

这倒霉吸血鬼要是真的过来,就算拼着被其他玩家发现,自己也要先灭了他,拔光他的牙齿,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宁不问已经将道具卡捏在了手心里。

他再这么流血,不等被吸血鬼或者玩家杀了,说不定就要先失血而死了。

“汪汪——”

在这个时候,小新突然加快了速度。

它几乎转眼就没有了身影。

“哈哈,你的狗也离你而去了。”吸血鬼收了翅膀,停在宁不问的面前,“你这个猎魔人,本事不行啊。”

这个吸血鬼的脸颊很干。

不,应该说,他整个人就宛如一个骨头架子上披了层皮,和传说中靠脸吃饭的吸血鬼有很大的不同。

这是一个多年没有喝血的吸血鬼。

宁不问心里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来,这家伙很古怪。

这么多年没有喝血了,居然还有心思和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我一直想要试试,将猎魔人变成血仆是个什么结果?”吸血鬼阴森森的笑了起来,“我运气不好,遇见的猎魔人都太过厉害,但很显然,你不一样,弱的可怜。”

将这么弱的一个猎魔人变成血仆的话,说不定自己就能靠近那个传承之地了!

为了让这个猎魔人彻底屈服,他需要让他不断绝望,精神弱到极点才有可能捕获成功。

宁不问正对着这只吸血鬼,缓缓后退。

光凭体力的话,能否杀掉他呢?起码这个吸血鬼目前看起来应该挺虚弱不是么?

逃跑不是长久之计,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

而小新此刻已经跑到了一个火堆前。

咬住了一个红衣主教的衣服。

※※※※※※※※※※※※※※※※※※※※

文多多:关我什么事???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露娜娜娜娜、素月清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清≮陌 30瓶;阿寒、孙蛋蛋 20瓶;妖妖 12瓶;阿罗、喵一声、想入非非、Bonnie豆喵 10瓶;NANA、大写的贰 6瓶;笑颜、小橘子、玖玖、清风 5瓶;A 3瓶;素月清秋、天阙长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地球赎回中请大家收藏:(www.315dzw.com)地球赎回中315点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地球赎回中最新章节 - 地球赎回中全文阅读 - 地球赎回中txt下载 - 青丘千夜的全部小说 - 地球赎回中 315点中文网

猜你喜欢: 枭起青壤花重锦官城继承者情绪很稳定丧病大学凶案现场直播地球赎回中天师以契为证穿进凶宅后我暴富了[无限]青行灯超感应假说给她讲的99个故事别看我,我只是来修水管的![无限]前夫高能刑事技术档案游戏,在线直播书楼诡狸罪恶不赦请魅惑这个NPC被迫成名的小说家亲爱的弗洛伊德破云诡婳之说光暗之匣罪爱安格尔·黎明篇特别调查组[刑侦]
完本推荐: 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前夫高能全文阅读仙王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男神同居日常全文阅读回到被渣前全文阅读名士全文阅读半路杀出个侯夫人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清朝穿越记全文阅读纯阳真仙全文阅读满床笏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我得逃个婚全文阅读妻调令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药结同心全文阅读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全文阅读无良皇帝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今天大佬也不想开门慕林文明之万界领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阅读变强我能看到所有BOSS掉落我在综艺里嗑神颜纳米崛起三国从单骑入荆州开始第四天灾成神路星球大战之第四天灾吞神至尊穿越农家养儿记大周仙吏次生代人类低调做皇帝全职艺术家一开始我只想当个演员我用科学解释怪力乱神名著世界当女配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禁区之狐快看那个大佬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红楼]公主自救手册黑石密码快穿之登高临下柱灭之刃鬼王系统山海八荒录孤山剑[综武侠]刀剑红颜录

地球赎回中最新章节手机版 - 地球赎回中全文阅读手机版 - 地球赎回中txt下载手机版 - 青丘千夜的全部小说 - 地球赎回中 315点中文网移动版 - 315点中文网手机站